枕燕

举目见日,不见长安

除了果果没人和我吃O攻A受or2

我真的很想给你们安利这个【。
就,很奇妙。就有种,啊奇妙的自然生生不息,的感觉。就很超脱你们知道吗,而且我,我,我看饿了真的……不是心理上引发的饥饿就真的单纯是饿了!

靠我忘了买尸体演化图鉴妈的!!

很久之前的私设黑发统,就,生生搞成了大头呢……

就突然发现这张统画布好大……

码个现代paro的设,高一理科班草诸葛亮,会长周瑜;文科班司马懿,托关系艺术生庞士元,吊儿郎当文综第一校草白;体特云妹。
小四乔莹,司马懿姑姑的闺女。因为父母离婚母亲只能扶养一个孩子而被送到外祖家。
先搞这点,画人设画的我脑仁疼

刚刚被亲友问为什么从来没见过我吹白。
这个人不用吹。
【难道我要详细描述一下春梦对象是白哥是种什么感受吗妈的

唉就觉得亮统好难搞,两个人完全不是一种类型,不ooc的话真的好难搞。
亮亮就,冷静又理智,完全不是那种会当明天是世界末日一样做爱的人。
统统就给人印象比较随性,甚至有点癫狂。
就觉得像一绺抓不住的风,没有什么能留住他,害怕这个人会突然消失不见,忍不住去想他是不是随时可能灰身归空。
他叛逆放纵的那部分,简直就像回光返照一样。
就很疑惑这种小孩儿到底是对对方有多大执念才能一路走下来。
这种义无反顾的单箭头真是太几把虐了我受不了靠。

并不是指统统爱亮如生命,多数是指把“师兄”包含的救赎与情感当成了唯一的活下去的牵挂,时间一长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这份感情。
是比爱情更深刻的,用以维持生命的执念。
无人回应的执念。
所幸当时是你。
只恨当时是你。

长头发好烦,考完一定要剪了

许愿,要梦到白哥操我